霍乱时期的爱情

多年以后,当他试图回忆起那个被诗歌的魔力理想化了的姑娘原本的模样时,却发现自己无法把她从昔日那些支离破碎的黄昏中分离出来。即便是在急切的等待着她的第一封回信的那些日子里,在他悄悄地望着她却不让她发现的那些日子里,他看到的也只是午后两点的阳光下和纷纷扬扬的杏花中她隐约的轮廓。无论季节如何变换,那情景始终都停留在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