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

多年以后,当他试图回忆起那个被诗歌的魔力理想化了的姑娘原本的模样时,却发现自己无法把她从昔日那些支离破碎的黄昏中分离出来。即便是在急切的等待着她的第一封回信的那些日子里,在他悄悄地望着她却不让她发现的那些日子里,他看到的也只是午后两点的阳光下和纷纷扬扬的杏花中她隐约的轮廓。无论季节如何变换,那情景始终都停留在四月。

美好事物

玉泉的春天,总有奇奇怪怪的东西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手上,肩上,头发上。 每次去怡膳堂吃晚饭的时候,看到远远开始一路蔓延开的霏霏落屑,其实也挺美的。 下午上软工的时候,听同组的小伙伴说,她们都要延毕了,哈哈,应该都是玩笑话把。 认识的许多人,都一直走在各自的路上,自己还是没想明白,稀里糊涂地上了大学,差点学成了数学博士,就像爸妈高考前吃晚饭时常说的话,别人都想好干啥了,你咋还啥都不知道。 身边的...

想起了佛教里关于缘的叙述,时常倡许那种一切随缘的姿态,便似乎有了为之不努力的一些理由。 关于此,我从前也是深信不疑的,把一切的或好或坏的遭遇均归结为命数,因而便生活得无所欲求,甚至玩世不恭。 后来意识到这种随缘只依赖于客观存在,慢慢过渡到缘起时也要奋力追寻,缘灭时也不必扼腕叹息的心境。 此时此刻你所想的,你所做的或许也可以称之为缘,缘的产生藉由过去发生的种种,从这个意义来说,缘的存在是一个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