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一夜

从家里回来已经两天了,终于有时间来写一些东西。 是周二回家的,回家那天,只背了一个书包,没了从前的行李箱,总感觉空荡荡的。家和学校的距离,似乎总是需要一个行李箱去填满。 在车上的时候,一早便听到了熟悉的乡音,隔壁的小女孩画着画,她的妈妈一把手一把手地教她。她们也是从远方回来,去参加朋友的婚礼的。 一路的风景,是被淡淡的雾笼罩着的。从鳞次栉比的高楼中驶出,到星星点点的山野平房中去,驶过的每一寸...

平凡的世界

那时候高三,躺在教室的最后一排。 最喜欢坐在窗户边的时候,趴在那看着窗外,会有各式各样的人走过。 聚拢来的风,会吹过躁动的夏天,连同每天不一样的心境,在岁月里呢喃。 那时候刷刷卷子,我教僧哥数学僧哥教我生物,在嘈杂里谈论着隔壁班的女孩,那个坏坏的笑,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变。每天和子淳早早地溜去吃饭,在新华书店呆一会,他喜欢看意林,我喜欢看每本书最后的段子笑话。记忆里的他们和我,都是我的山河故人...

一个周末

早上起床的时候,先给自己打了个气。 碟中谍6的电影票是昨晚买的,在早上看电影的习惯,是近期养成的。 最近发现很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越来越不自在,如果没有音乐充斥耳朵,双手双脚似乎有会有一些不知所措。 第一次看碟中谍系列,是在初中的大操场上,应该是某个炎夏的夜晚,唯一记得的是阿汤哥徒手攀阿里法塔的样子。 碟中谍4到6,是从2011年到2018年,其中竟也有七年时光了。 如果把我放在七年的这一头,和...

家乡

台州,我的家乡。 仲秋前夜,一个人躺在床上。八百里外的家,在记忆里拼织。家在思念中成了远方,远方似乎只有家。 我的家乡,在我离开前的眼里只是一片废土,浮粪四溢。而在我一步步背离之中,我情不自禁开始想念,才发觉自己永远离不开那片土地,于是在每个无人问津的夜晚独自朝圣,一次次偷偷归去。 我的家乡,埋藏了我的多少年少。那里有我磕绊的印记,有我奔跑的身影,有无数风筝在飞,有漫天星辰作伴。还有那么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