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一)

四年前高考结束的时候,一切都很仓促,人生间许许多多的抉择都被挤压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没有了初时的爱情,放弃了学医的想法,我来到浙大。那时候,天很小,人很少,伸开手,仿佛能抓住整个世界。 参观校史馆的时候,幽黄的灯光落在墙上,在看到罗列的前辈师长肖像时,第一次感受到何谓“此后你将与历史上众多灿若星辰的名字一起,分享浙大人这个无上荣光的称号,共同承担起国家和社会的责任”。 开学典礼前的口号热场,势...

成长的似水流年

星语心愿,这是一个浪漫的词,初次听到它的时候,是在高一。 是同班女孩的一条说说,以致于每每看到这个词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一段缄默时光。 那时候还很偏执,裘马轻狂,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听的很多是民谣,消费着那些关于人生,孤独,信仰,理想的字眼。因为这些,后来同学谈及我的高中生活的时候,常常评价的是,孤傲与深沉。那样的年代里我时常以一种远远旁观的视角,丧失了许多青春期应有的趣味。回想起...

回家

是大前天回的家,今年没有考试的负担,回家的时间也格外的早。 在家这两天,依然维持和在校时一样的生物钟,一觉睡到中午,然后起身吃个午饭,下午开始看一些东西。 我妈总说我足不出户,我也不知道该去哪,我像一个异乡人的存在,周围于我而言,显得很陌生。 越发觉得自己以前固执了,很多东西都值得尝试。 比如保持一个很好的状态,很好的作息,很好的饮食。 比如可以开始发展一些额外的爱好。 比如锻炼自己的身体。...

初雪

今年的雪,比往常时候来的更早些。 记得去年落雪的时候,是在宿舍里埋头复习的日子。雪最大的时候,是考JAVA的那个清晨。 小时候的雪,总在推开房门时不期而遇。记得有一天爸爸的车冻的发不了了,妈妈给我穿上里三层外三层的衣服,爸爸把我亲自送到了学校,手里拿着的,是每天都会准时到来的热牛奶。 小时候关于雪的记忆,是在小学操场上绕着跑道一圈一圈地滚着雪球的无忧无虑,那时候滚的雪球,总感觉有我人这么高这...

实习

昨天交接完工作,饼哥把我送下楼,我让饼哥不用送了,两个男人就在那傻笑,却一切都明了。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和饼哥在一起的日子里却很快乐。我会突然忘了我们之间的年龄差,有的没的开着玩笑,聊着八卦。 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只是慢慢学会感激,感谢生命里路过的每一个人。有些人走过时,是会留下一股和风的,让人的心里时常泛暖。 过两年,再过两年,会有那么一个瞬间,把记忆一下子拉回到这段时光,想起时光里的那些人...

两天一夜

从家里回来已经两天了,终于有时间来写一些东西。 是周二回家的,回家那天,只背了一个书包,没了从前的行李箱,总感觉空荡荡的。家和学校的距离,似乎总是需要一个行李箱去填满。 在车上的时候,一早便听到了熟悉的乡音,隔壁的小女孩画着画,她的妈妈一把手一把手地教她。她们也是从远方回来,去参加朋友的婚礼的。 一路的风景,是被淡淡的雾笼罩着的。从鳞次栉比的高楼中驶出,到星星点点的山野平房中去,驶过的每一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