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似水流年


星语心愿,这是一个浪漫的词,初次听到它的时候,是在高一。

是同班女孩的一条说说,以致于每每看到这个词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一段缄默时光。

那时候还很偏执,裘马轻狂,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听的很多是民谣,消费着那些关于人生,孤独,信仰,理想的字眼。因为这些,后来同学谈及我的高中生活的时候,常常评价的是,孤傲与深沉。那样的年代里我时常以一种远远旁观的视角,丧失了许多青春期应有的趣味。回想起来,谈不上怀念,却也感到一丝丝的可惜。

上了大学之后,沉淀出更多独处的时光,开始思考,什么样才是人生的美好?慢慢发觉,成长的岁月,一头连着少不更事的年纪,一头连往不知去处的归宿。前路是光明的,周遭是黑暗的,你可以选择径自向前走去,也可以停下来开枝散叶。前者,你会更坚定,更果敢,也会更执拗,更偏激。后者,你会更绚烂,也会更迷茫。我人生之前阶段走过的道路,大多是在独自往前走的。

很多时候,我们把对于事物的麻木归结于成长。不再为编纂的童话感动,不再梦见低语的星辰,不再为街角的歌唱动容,不再向遥远的美好独自发奋。开始对理想避之不谈,开始对朦胧感到不耐其烦,开始将不随大流解读为矫情和做作。我们一路捡拾,却也一路丢弃,蓦然回首,物是而人非。

我也会在我漫长的成长里跌宕,我偶尔闭塞,缺乏更多的同理心而不能更好地体会他人,也时常陷入独自的幻想而显得不切实际,我没能很好的经历过纷杂的生活,见识过复杂的人情世故。这些正在或即将到来的苦楚,是值得经历的。

过去的时光,凝结成了一个个碎片,在记忆里不断周旋。透过泡泡看到的七彩阳光,独在坐在教室门口吹来的晚风,高考最后一科响起的铃声,列车车窗外越来越远的故乡。关于这些留存的时刻,依旧平凡,却令人向往。往后的大部分岁月里,它能时常让无处安放的情绪找到敞亮的出口,让无地自容的生活找到短暂的抽离。

如何才是对于成长最好的纪念,似水流年中,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